用户注册登陆
用户名:
码:
 
热点推荐
 
站内搜索
   
 
站外检索
   
温州五强镇扩权引热议 镇级市意味着什么?
センター [ 2010年04月02日 ] ()     

浙江在线041镇级市,这个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新名词,让温州又一次引人瞩目。苍南县龙港镇一位居民说,镇级市一词出现后,当地每平方米商品房至少上涨了20%以上。

  镇级市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市?镇级市改革模式是为乡镇发展助力?还是另一种形式的县()与乡镇之间权利的博弈?

  镇级市首次见诸当地媒体是在今年222日。温州市委一位主要领导在一次强镇党委书记座谈会上提出:把乐清市柳市镇、瑞安市塘下镇、永嘉县瓯北镇、平阳县鳌江镇、苍南县龙港镇这5个试点强镇建设成为镇级市。该市两会期间,这位领导再次提出建设镇级市,并强调重点要下放权力、做好规划,将按照中小城市的目标,规划、建设、管理。

  素以大胆改革创新而闻名的温州,在探索强镇扩权的过程中,又在全国率先提出建设镇级市这一突破性思路,使得这新名词进入公众视野,并引发各方的高度关注。

  解决乡镇责大权小

  建立镇级市,就是要求把几个规模比较大的镇按照城市的功能来建设和管理,温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综合体改处处长邹向阳解释说:“‘镇级市实质上就是强镇扩权,解决乡镇责大权小的问题。

  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仅占温州1/10区域面积的30个经济强镇,人口数量占全市的2/5、经济总量占全市的1/2强。而在此次试点的5个镇中,有4个强镇位列其中。

  邹向阳说,这些强镇的负责人每次赴市里开会,都意见纷纷:柳市直指空间严重不足,鳌江急需财政支撑,龙港高呼权力下放……

  温州第一经济强镇柳市镇党委副书记干利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柳市区域面积仅49.88平方公里,去年全镇工业总产值高达376亿元,相当于内地的好几个县。全镇常住人口已突破25万人,城镇承载力受到很大的压力。而作为乡镇,柳市由于没有土地规划权,近5年来,企业出现了大量外迁的现象。据不完全统计,外迁企业产值高达300亿元以上,已超过柳市2006年工业总产值。

 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素有中国农民城之称的龙港镇。有专家称,这里是镇级体制、县级工作量、市级要求。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就是:由于体制问题,30万人口的龙港仅有一个20多人的派出所,而由于在镇一级还没有执法权,要抓一个犯罪嫌疑人,还要到县公安局去办理手续,责大权小的问题成为制约当地发展的一个瓶颈。

  看得见的管不着,管得着的看不见。温州市认为,原有条块分割的乡镇管理模式必须改变,要把权力尽可能下放到乡镇,夯实基层,改变以往权力集中到上层,责任集中在基层的不合理现象。“‘镇级市就是要让强镇管理者有职、有权、有责,进一步使强镇的城市化提速。邹向阳说。

  权力下放还需磨合

  走进苍南县龙港镇,道路两旁全是设计新颖的现代建筑群,大卖场的牌子高高竖立着,小公园里绿树成荫,处处透着城市的气息……

  龙港其实就是一个小城市了。记者在龙港采访时,不少居民均表达了这样一种看法。

  《中共温州市委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强镇扩权改革的意见》中明确了此次扩大权限的重点,主要围绕加大政策扶持力度、完善工作平台和理顺管理体制等几个方面。

  县环保局排污许可、监测方案审核;申请试生产、环保专项验收等受理;出具项目初审意见;社会生活噪声污染、建筑施工噪声污染、城市饮食服务业排污、流动性污染源等行政处罚权、以及信访投诉等权力下放到鳌江镇环保分局。

  记者在平阳县《鳌江镇强镇扩权改革试点实施方案》中看到,县下放到镇的权力不下40项,但规划管理、重要资源配置、重大社会事务管理等权限仍然被县里部门所保留。

  权力下放还需要磨合期,邹向阳说,我们的原则是,能放则放,不搞一刀切,没有时间限制,在实践中进一步协调完善。

  不少当事人表示,权力下放过程中的两头热中间冷现象明显,市、县级主要领导很热,强力推动;得到实惠的乡镇干部和因此受益的群众很热。但权力下放的相关部门,多对权力下放持谨慎态度。到目前为止,已经下发文件的试点镇,部门规定的分局大多数还在组建中。

  效果如何尚待检验

  “‘镇级市到底是一个什么市?鳌江镇会不会改名为鳌江市,如果变为鳌江市又怎么称呼平阳县鳌江市?许多市民网民对此议论纷纷。

  这只是一个概念,具体还是强镇扩权的改革,此非彼邹向阳认为,温州新一轮的强镇扩权中提出的镇级市,这个不是行政级别的改变,而是以镇的属级建设小型城市,最终建设现代化小城市才是镇级市的真正含义。

  而更多网民关心的是,随着权力下放,原有的小城镇变成了大政府,扩权后是否存在人员激增,出现人浮于事的现象?也有不少网友质疑,这些强镇今后权力大了后,会不会变成多管闲事的婆婆,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绊脚石

  还有一些人则质疑目前镇干部的素质能否承担起相应的责任?瓯北镇一位干部坦言,以城市建设规划、环境保护等工作为例,基层干部或许还不具备这个水平。

  当地老百姓则更关心能在镇级市中得到哪些实惠?相关蓝图文件对上述疑问做出了回答:发展领先、功能齐全、环境优美、特色鲜明的现代化小城市有完善的供水、供电等公共服务设施,道路、站场等交通设施以及污水、垃圾处理等基础配套设施。

  远景犹在眼前,但现实问题却不期而至。统计数据显示,5个被列为试点镇级市的城镇,年后房价均出现了涨价小高潮,炒卖地基卡、户头证、集资卡等农村宅基地凭证现象也开始出现……

  有的群众甚至担心,乡镇干部职务提升后,能不能承担更大的建设压力?兑现承诺过的民生实惠?对于网民和社会的热议,以及改革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种种问题,温州发改委一位负责人出言谨慎,他认为,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,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参照,镇级市如果试点效果好,这些扩权政策将进一步延伸到其他经济强镇,如果效果不明显,也不排除将已经下放的权力再次收回。

  

来源: 浙江在线-浙江日报  作者: 记者 李扬 汪成明 报道组 陈晖

前ページ
ホームページに設定 | お気に入り設定 |センターへの連絡 |友情リンク
温州大学中日文化交流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訪問人数: 人次
All Right Reserved by Chinese and Japanese Culture Center of WZU